顶点小说 > 东晋北府一丘八 > 第一千六百五十三章 后燕雄主辞人间

第一千六百五十三章 后燕雄主辞人间

  慕容垂看着面前有些不知所措的慕容宝,叹了口气,声调稍缓:“等形势稳定,你就让德皇叔和会儿去他军中帮忙,名为援助,实则分他兵权,以后南方一旦有事,则可借机调他南下,进了中原后,你想怎么办,就怎么办,会儿在草原上以太子身份镇守,历练几年,即可调回国内大用,明白了吗?”

  慕容宝勾了勾嘴角:“可是,就象您所说的,要是对阿麟这样下手了,会不会让镇守各地的诸王人人自危,最后起兵叛乱呢?”

  慕容垂沉声道:“用你的儿子们一个个取代他们的叔父,消除这些致乱之源就行了,你虽然能力不足,但慕容盛,慕容会以后都可成为雄杰,你所需要的,就是给他们时间和锻炼,至于下一代的事情,你就交给会儿好了,慕容盛不可不用,不可重用,如果你要用他,需要有人加以制约,可明白?”

  慕容宝的脸上闪过一丝无奈:“谁可制约,还请父皇明示。”

  慕容垂叹了口气:“我大燕历代以来,都需要绝对可信之人来掌握这情报系统,以前是你姑妈,长公主慕容兰负责此事,她做的非常好,也绝对忠诚,现在,此事交由你德皇叔负责,你如果要制约慕容盛,包括拿下慕容麟,都需要他们二人的帮助。”

  慕容宝笑了起来:“德皇叔一直就在邺城,倒也罢了,只是兰姑姑她早就去晋国嫁给了刘裕,她怎么可能回来帮我?”

  慕容垂摇了摇头:“你兰姑姑的个性我最是了解,她一向坚强冷静,会自行决定大事,离开我们是为了追求自己的爱情,但若是大燕真的有难,她是绝不可能坐视不理的,我们参合陂惨败,我又不久于人世,国内纷乱,外敌环伺,这时候她是绝不可能安心留在刘裕的身边,一定会回来的,只要她回来,你就不要再让她回晋国了。”

  慕容宝苦笑道:“就算兰姑姑肯回来,我也没办法留住她啊,连父皇都做不到的事,再说我也不可能让人家夫妻离散,骨肉隔离吧。”

  慕容垂冷笑道:“东晋那里,各大世家都不想刘裕上位,慕容兰虽然得到了皇帝的赦免,但她存在的本身,就是对刘裕上位的最大障碍,这点她心知肚明,上次若不是为了救刘裕,只怕也不会回去,现在刘裕几乎与所有世家为敌,慕容兰更是会严重地拖累他,加上燕国有难,你只要以亲情哭求,让她重建情报系统,那几年之内,她是回不去的,我已经跟我南边的朋友谈好,尽一切力量消灭刘裕,刘裕若死,那你兰姑姑更不可能回东晋了,只会在我们这里想尽办法为夫复仇!”

  慕容宝兴奋地一拍手:“早就应该干掉刘裕这个心腹大患了,父皇就是以前对他过于宽容!”

  慕容垂叹了口气:“人才难得,我以前总是想着借阿兰把刘裕收为已用,没想到最后还是失败了,刘裕的北伐之心比我想象中的要坚定,而人也远远比我预料的要聪明,绝不是一介莽夫,阿宝,你要记住,如果刘裕真的在南方上位了,你万万不可以在他活着的时候挑衅他,跟东晋开战,一定要想尽办法利用亲情,用你兰姑姑为筹码,跟他交易,让他的兵锋转向关中,而不是大燕。”

  慕容宝咬了咬牙:“父皇为何如此看重刘裕,他难道比已经一统大漠的拓跋珪还要强?”

  慕容垂摇了摇头:“拓跋珪是最凶残的草原狼,但毕竟只是草原狼,想入中原灭我大燕,并不容易,可是刘裕是汉人,一心想着北伐收复失地,能阻止他的,我们不是,那些东晋的世家可能才是,如果连世家都阻止不了他,那我们更不可能了,在战场上,连我都没有赢他的把握,更别说你们,好在刘裕人近中年,却无子嗣,即使他真的上位登基为帝,他的王朝也不可能一直持久,我们只需要等他身后之事就行了。这,就是我要交代给你的第二件事。”

  慕容宝正色道:“儿臣记下了,还请父皇赐教第三件事。”

  慕容垂叹了口气:“这第三件事,就是你必须改变父皇的做法,把集中在邺城的鲜卑人,分散到各地,与汉人通婚,联姻,开枝散叶。”

  慕容宝讶道:“这怎么可以呢?这样一来,我们鲜卑人就没了,他们可是我们大燕的根本啊,怎么能跟那些只会种地的汉人一起?”

  慕容垂摇了摇头:“因为我们鲜卑人太少,在乱世时需要抱团,才会有团结力和向心力,可是现在大燕的鲜卑人不过二十多万户,又多集中在邺城一带,集中他们的同时,会让大燕的其他民族认为只有鲜卑人才是高人一等的统治者,他们只是奴隶,如此一来,时间一久,举国皆敌,如果汉人,匈奴人,羌人,氐人都跟我们离心,那只靠鲜卑人,是无法长久的。”

  慕容宝若有所思地说道:“可是前秦的苻坚,不就是这样做了,离散氐人到各个大城,最后就是国家一乱,举国皆叛而亡啊。”

  慕容垂正色道:“苻坚分散氐人,但各地氐人仍然是独立抱团居住,与汉人不通婚不来往,仍然是泾渭分明,所以汉人们仍然视自己为二等国民,大乱来时不能尽力。只有关中的情况稍好些,我们如果分散鲜卑户到各地,就不能再把鲜卑人和汉人隔离,需要同等视之,这点,如果你做到了,那北魏就不可能轻易入中原,刘裕北伐也会因为汉人不支持而无法成功,我们大燕便可长久地存续,明白了吗?”

  慕容宝点了点头:“儿臣记下了,一定按父皇的吩咐去办。”

  慕容垂说完了这一切,脸色已经蜡黄如金纸,他闭上了眼睛,拉住了慕容宝的手,喃喃道:“阿宝啊,你要,你要守住这,大燕,大燕的天下啊!”突然,一口鲜血从他的嘴中喷出,溅得慕容宝满身都是,而他的手终于垂了下去,一代雄主,撒手人间!